柏拉先生没有图

《不可结缘 徒增伤悲》

Ooc是我的,甜蜜是他们的。


真相是假,请勿上升真人。


王爷堂X和尚良


“请问大师,若与想爱却不能爱之人相遇,爱或不爱?”


“人,越痴缠,越枉然。放下,才可得自在。王爷,不可结缘,何必徒增伤悲。”


良久,却只听一声长久的叹息轻落于尘土之中,“我不甘心呐,不甘心。”


世间之象皆虚幻,万事万物皆化生。缘来缘去缘如是,受果受报有前因。


方丈看着远去的清瘦背影,只得轻叹。终归是逃不过,放不下。


什么时候起,那个小沙弥便老是在脑海中浮现。孟鹤堂轻轻的点着桌子,看向身旁那个日渐圆润的小肉丸子,却是笑的宠溺。不管怎样,他在身边,便好。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本是散心游玩的好时光。却被一道奏折毁了氛围。“报,前线战况告急,皇上命王爷速带八万精兵前去支援。”孟鹤堂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在角落里默默弹着三弦的少年,看着满园的春色,默默点头领旨。


处理完府中大致事务,特别嘱咐管家,好好照顾九良,莫让他挂念。便匆匆的披上战甲,御马疾行。只等快看不见背影之时,府中传来了一段激昂又张扬的三弦声。孟鹤堂未曾回头,却依然掩盖不住喜悦。


日月如梭,转眼间,暮秋将至。周九良在院子里望着满园的红叶,只觉萧瑟。他本就不是话多之人,原是因为孟鹤堂无事就喜欢逗他,他也不愿吃亏,半天憋出一句话,却一语致死。孟鹤堂知道讨不到好处,但仍旧乐此不疲。


许久不见,竟引起一丝想念。周九良挠挠头,又坐在角落,抱起三哥,默默弹弦。


孟鹤堂是赶在中秋前一晚回来的,被风沙吹了几月的脸满是沧桑,满脸的尘土和灰尘,身上的战甲也变得黯淡无光。不过那双眼,还是光彩依旧,琉星满溢。周九良也瘦回了原来的模样,眼睛小小却神采飞扬,一脸正经严肃,笑起来却很是可爱。


孟鹤堂刚下伸手摸摸小和尚的头,却被人一脸嫌弃的打开“王爷请自重,把您的脏手拿开。”孟鹤堂也不生气,只是看着周九良笑得眉眼似风,温润如玉。


孟鹤堂天生眉淡,乃薄情之人。对朋友对兄弟姐妹乃至父母皆不予多余关心,平时未被人识破,只不过是因为礼教之举已深入骨髓,顺势而为。父母兄弟也对他不过分亲近,客气异常。


但是对于周九良,却莫名心生亲切,甚至会多加照顾与关怀,孟鹤堂也只觉好笑,为何偏是那个小沙弥。是啊,为何?


九百年前,云鹤堂堂主犯下大罪,被罚入人世受十世六欲八苦。且付出不得回报,苦求不得结果。终一人,孤苦无依,求救不得,受尽世间苦难。


周九良原是孟鹤堂身旁的一把三弦,因在孟鹤堂身边时日已久,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口仙气,便化为童子,与他做伴。那时年幼,周九良老是闹着要出去玩耍,孟鹤堂看不得他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只好带的他去见一老友。老友本十分高兴,备酒以待。却在见到躲在孟鹤堂身后那个小童子时,脸色大变。刚想质问,却在见到孟鹤堂一脸哀求的表情下,默默无言。这顿饭,吃的沉默无言,看着小童子想说话却又不敢的模样,孟鹤堂只得轻轻的摸摸他的头,安慰的拍拍他的手。小童子看了孟鹤堂一眼,就又像个小大人似的,沉稳严肃。看着带着小童子离去的孟鹤堂,老友只得长叹摇头,不可结缘,徒增伤悲。


小童子只是问道,“先生,我可是为您添麻烦了?”孟鹤堂淡笑不语。周九良却一脸认真,“以后,不会了。”从那以后,周九良再未出过云鹤堂。转眼已过百年,小童子已经长大不少,却仍不见肉。孟鹤堂担忧的捏捏周九良的脸,算计着得换个投喂方式。还未决定是吃杂酱面还是葱油面,天兵就来了。


孟鹤堂被抓的时候,笑得一脸坦然。仿佛终于放下了什么重担,旁边柜子里的周九良拼命的挣扎,却被孟鹤堂的一个抬眼止住了动作,是的,周九良刚刚才答应过孟鹤堂,不管发生什么,不可言不可动。


周九良看着孟鹤堂被丟入轮回,终是哭的无法自抑。“不可结缘,徒增伤悲。”老友不知从何而来,却只是看着跪在地上哭泣不已的周九良,“好吧,孟鹤堂,这是最后一次。”


周九良看着面前的王爷,难得笑得看不见眼。周九良用自己苦修多年的仙缘神识换与孟鹤堂共历十世,孟鹤堂本是十世孤苦之人,但却每世都过的潇洒自在。是因周九良以他的命格相抵,最后总是会落得个凄惨结局。许是最后一世,周九良终是在孟鹤堂第十次带他回家时,答应了他。


十世过后,孟鹤堂就不会再记得周九良这人了。周九良也不会再遇孟鹤堂。周九良看着面前笑得温柔的清润公子,仰天大笑,笑得脸都红了,要是没有落在桌上的那滴泪,就更好了。


渐渐的,周九良开始不再说话,后来甚至到了半月不曾言语一句的地步。孟鹤堂非常担心,他总是带着周九良外出游玩,可他却再也不曾见过那个笑得牙不见眼的小和尚。后来,孟鹤堂看着日益消瘦的周九良,终是妥协了。“你想去哪?便去吧。”周九良只是沉默的盯着他,终是无言的起身,准备收拾行李离开。突然被人狠狠地捏住手腕,抬眼便对上了暴怒的孟鹤堂,“你竟想离开!你想去哪?!我绝不会让你离开!就算锁,我也要把你锁在我身边一辈子。”周九良却笑了,锁着,也不错,好歹还可以看到他。孟鹤堂却没曾注意,只是怒吼着,“让我看看,你的佛可否会来救你!”


周九良被锁在了王府的地牢之中,他知道这是这世最好的结局了。前几世,他看着孟鹤堂求不得,放不下,郁郁而终。这一次,他也不得不这样做。这是孟鹤堂最后一世历劫。若他不经历六欲八苦,那他就得继续轮回,但下一世的周九良,已经不再记得孟鹤堂了。周九良不愿孟鹤堂孤苦无依,只得这世绝情到底。


孟鹤堂看着面前依旧沉默的周九良,却又不忍心下狠手,最后只得抱来一把有些老旧的三弦。“既然不愿说,那便为我奏一曲吧,最后一次。”周九良看着满眼恳求的孟鹤堂,终是不忍心,拿起三弦,开始弹弦。


“九良,不会的,下一世,我还会记得你,我从不曾放下。”


周九良惊的睁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面前依旧笑得温柔的孟鹤堂。


“若是你想,那我便这样做。纵使我要孤苦生生世世,我也不愿,你不在身旁。只要与你在一起,别说人间,纵使地狱,我也不怕。”


周九良终是笑了,还有依稀的小童子模样,“你可曾后悔,放我出来?”孟鹤堂笑得开心,“是啊,我骗你是个三弦精,你竟也信。明明是个凶兽,却傻的像个倭瓜。”周九良也很是不服,“是啊,就您厉害,一只垂耳兔还偏要养只食人的野兽。”


“是啊,被吃的一点也不剩啊,但我心甘情愿。”还是那眉眼弯弯的模样,但一晃却过了几个百年。周九良看着面前依然如故的孟鹤堂,不知怎么就湿了眼眶。“你啊,过了这么久,还是那个小娃娃啊。”听着孟鹤堂温柔的念叨,让他拭去脸上的泪痕。


周九良觉得,不求生生世世,此一世足矣。

孟鹤堂却觉得,不管何世,他一定会找到他。


大学女生宿舍不得不说的复杂关系。

论一个大学女生宿舍关系能复杂到什么地步呢?

大概就是:

我是你爸爸。

劳资是你爷爷!


【角儿】
说好的,一辈子。你是我认定的角儿。

“终究是要散的。”看着园子里渐渐消融的雪,张云雷这样想到。
也不是有了多大的矛盾,必须得分开。只不过是顺其自然,顺势而为罢了。
“就是这个时候了吧。”张云雷看着手里那张艳红的喜帖,用手轻轻的摩挲着新郎位置上烫金的三个大字:杨淏翔。
那个女孩,张云雷是见过的。不说多倾城倾国,但也绝对称得上是文静贤惠,小家碧玉。女孩子很爱笑,特别是和小眼八叉在一起的时候,两人总是笑得眉眼弯弯,越发的找不见眼睛。
“嗯,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对这小眼八叉产生了深深地依赖感呢,好似只要那人站在桌后,就觉得满满都是安全感。”张云雷笑着摇了摇头,默默的想到。
刚捡回一条命的时候,常有人问他:“感觉怎么样?好点没?”还能怎么样,深入骨髓的疼呗,不过张云雷却总是笑笑:“比昨个好点。”回头看到为了照顾他,也快丢了半条命的杨九郎。张云雷又默默红了眼眶,拼命的练习走路,努力的往嘴里塞东西。那时候,张云雷觉得杨九郎就是他的全世界,所以他说,除了杨九郎,我不需要朋友。这倒也没错,张云雷也确实是杨九郎的全世界,横跨大半个北京,就为了给他的角儿带几个的肉门钉,盯着他,不让他饿肚子。但是,张云雷却不是杨淏翔的全世界,就像杨九郎也只是他杨淏翔扮演的角色里的一部分。
给人说相声啊,得入活。就像唱戏的戏子啊,得入戏。只有这样,才能感染了观众,却也感动了自己。
张云雷是爱看老电影的,作为传统艺术的表演者,他也深爱着传统文化。《霸王别姬》不敢说看过十遍八遍,但三五遍一定是有的。
张云雷点燃了烟,自从出事后,他就很少再抽了,不单是为了自个,也是为了那个老是在他身边转悠,念叨他的杨九郎。就今天吧,以后咱尽量戒。毕竟,那小眼八叉没空老是跟在身边转悠了,咱得自己提醒自己,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可得好好珍惜。
电影里正放到蝶衣半跪在段小楼身前,那么急切,难么委屈的喊着:“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张云雷被蝶衣的悲伤,唤回了思绪,点了点手上半燃的烟。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忽的就笑了,那笑可真好看啊,就像一只顽皮的小猫,不经意间挠到了你的心尖,诱人却不自知。
是啊,说好的,一辈子。张云雷喃喃自语,低垂的刘海遮住了他眸子里的情绪,也不知,他在说给谁听。
婚礼举行的很顺利,正如张云雷之前的预想,热闹又温馨。毕竟杨九郎为这场婚礼,耗费了大量的心血精力。看着远处的新人笑眼弯弯的模样,张云雷也笑了,却不知为何红了眼眶。他值得最好的,张云雷心想。
正如师父和大爷,堂主和九良,九龙和九龄,云鹏和孙越,大林和壮壮。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依然不动声色,不是因为感情不在,只是因为顺其自然。
张云雷释然了,就像师父和大爷。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不是爱情却更胜爱情。两个人的相互互持,有时比夫妻间的相濡以沫更为坚固,比相守与共更为牢靠。毕竟,他是咱的角儿。咱这一辈子,认定的角儿。  不说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就是一分,一秒。他也是咱的角儿。

【逗孩子】



看了好久的相声了,咱得趁着这热乎劲还没过,盘它啊!

背景就是九辫,良堂谈恋爱被老两口发现了。

因为这段时间看的大段相声不多,都是些零碎,如果有什么不合您心意的,您也别生气,谢谢您嘞。

这个背景里的很多梗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切勿上升真人,谢谢您嘞。

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


“您这是要干什么去啊?”桃儿侧过头看着走的仓促的于大爷。“干啥去您还能不知道啊,看徒弟们秀恩爱啊,这不是咱的乐趣吗?”于大爷乐了,回头看着桃儿。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彼此已了其深意。

这头,张云雷和杨九郎还在一个角落里嘀嘀咕咕呢。“你说,咱师父这两天是不是发现点啥了,怎么老是一脸深意的用他那小眼睛看着我。你说看就看吧,他还老是意味不明的笑!这是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啊。”“得了吧,你个小眼八叉的,还敢说人师父眼睛小。别闹了,你怕不是上次去他那,把他的什么宝贝摔着碰着了。”张云雷看着低头认真回忆的杨九郎,觉得这小眼八叉还挺可爱。默默的决定,绝对不能让着小眼八叉知道,师父近段也老是一副看穿了什么似的模样,和于大爷在角落里指指点点。

台下的孟鹤堂和周九良也琢磨着不对了,两人这一对,哎,这都是哪跟哪呢?“这段时间,咱也没相互带着对方最爱的大褂,虽然穿着吧,还挺和谐的。”孟鹤堂挠挠脖子想到。怎么着,这老两口是又想出什么歪点子打算收拾收拾他们呢?咱这仔细想想,也没犯什么错啊,是不是,动着他俩什么宝贝了。孟鹤堂和周九良也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之中。

“哥哥啊,您说,这几个傻小子,啥时候才能发现,我俩已经知道了。”桃儿看着远处的几个傻徒弟,默默的晃了晃头。“怕是聪明的几个,已经有那么点眉目了,不过呢,心虚,怕是有点想法,也不敢往这方面想。咱先看看,他们怎么圆吧,您说,他们要是真的知道了,那咱的乐子去哪寻啊?”于大爷乐呵呵的看着桃儿。不过呢,这笑怎么看都带着满满的幸灾乐祸。

几个周过去了,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又怂,怕挨打。就悄悄咪咪的给老郭那带了一封信。信还挺沉,里面改装了点东西,信吧,是这样写的。“师父啊,我错了,我就不该一起兴起。那天啊,您不在,我看着您桌子上的核桃,干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都不圆润。就没忍住,盘它了。您看看这袋里的两个狮子头,您还满意吗?不行的话,我再去给您找找别的?!”桃儿颠了颠手中的份量,心里还挺高兴。“哎哟,这两傻徒弟,用普通核桃换了两狮子头,这波不亏。下次再放几个在桌子上,兴许还能再换点别的好东西。”于大爷看着笑眯眯的桃儿,走过去看完了桃儿手里的信,也笑眯眯的说“今个咱俩运气都挺好,我这才刚进场呢,就有一孩子,把我拖去角落里谈心了,走之前吧,还塞了一张美发店的至尊VIP卡给我,让我没事就多去烫烫头。您说说,人呐,这一心虚,就更容易露馅呐。”桃儿看着手里的两个狮子头,赞同的点了点头。

在此之后呢,老两口总是时不时的收到点礼物。这种情况,在他俩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傻徒弟们之后,尤为频繁。

“这样也挺好,省钱,咱还高兴。那咱就不点破了?”于大爷侧头问身旁的桃儿。“那可不是,孩子们多有趣呐。”桃儿也笑眯眯的回答。

至于傻徒弟们啥时候才能明白这是俩大爷们下的套,那就得看造化了。


刚刚产的粮,还热乎着呢,没来得及捉虫,先睡了。谢谢您的观看呐。


去百度上搜“杨九郎媳妇”,结果出来一堆张云雷和杨九郎的合照。优秀。

二爷说:“我不需要朋友,除了杨九郎”
九馕说:“此生何幸风雨同舟,尽吾所能傍君前行”

希望角儿们,于人海浮沉之中,仍旧光芒依旧,耀眼如初。

【懵懂】

【懵懂】

私设如山,算是【偏执】的后续?!

Ooc严重


崔京民看着对面监狱里被逼到绝境的赵泰,脸上满是愤怒的不甘,身侧微微颤抖的右手就像它的主人,疲惫不堪却无法放松。崔京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早已被遗忘在心底的过往,小公子是老爷与一位非常可爱的舞女所生的孩子。是的,不是美艳,是可爱。或许是老爷玩腻了各种花枝招展的女人,小公子的母亲就像一股清流,笑起来弯弯的月牙眼和圆圆的脸蛋成功的让那段时间的老爷失了心神。老爷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帅气的脸庞,很快就让那可怜的姑娘深陷爱河,终有一天,老爷开始厌烦那个只会对着他傻傻微笑的单纯姑娘了,老爷潇洒的抽身,借着工作繁忙的理由,开始疏远冷淡那个笑容慢慢被愁绪代替的姑娘。姑娘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那个纯洁无瑕的姑娘终于变成了一个怨妇,她在老爷留给她的房子里发疯尖叫,终是唤不回那个决意离去的男人。再后来,姑娘发现自己早有身孕,正欢天喜地的准备告诉老爷,却收到了老爷要结婚的消息。

对面的赵泰发出了类似小动物的悲鸣,绝望又无助。崔京民微微的收回了心神,故事的后续他并不是很清楚,因为这是他父亲的工作内容,父亲做过太多类似的事,多到连他自己也说记不清楚那些女人们的名字。也许是小公子的母亲,终归给了老爷一段美好的时光,老爷终不忍心赶尽杀绝,他把小少爷接了回来,想给他优越的生活,作为对他母亲的补偿。

想起第一次见到小少爷的场景,崔京民情不自禁的咧开嘴角,那是一个微风不燥的早晨,崔京民趁着父亲不在,偷溜到后花园去散步,暖暖的阳光洒在那个小娃娃圆圆的脸上,金色的光辉下那个娃娃笑眯了眼睛,肉嘟嘟的小手努力的伸向那只小小的蝴蝶。小娃娃没有稳住身体,猛地向前扑去,崔京民伸手扶他,那瞬间他看到小娃娃干净无暇的眼里倒映出了整个世界。崔京民默默的在小娃娃身后跟随着,这一跟,就是大半辈子。

崔京民看着对面,重重的喘着气,无力的靠在墙边的赵泰。

是什么时候?那个干净单纯的小男孩开始改变的呢?是无数次被赵康嘲笑出生,践踏自尊之后吗?亦或是,犯小错之后,老爷毫不留情面的暴打?又或是,在用了一些小伎俩之后,老爷难得的赞赏?对了,就因为这样,才会让小少爷觉得,没有钱不能解决的事吧?反正不管他疼了痛了,受伤了委屈了,老爷总是给他一沓沓厚厚的钞票,让他自我痊愈。

崔京民看着对面微微颤抖的赵泰,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被老爷用拐杖打挺疼的,但是没有现在看见小少爷如此落魄的模样的心口疼。他知道小少爷受过的委屈和酸楚,但是微不足道的他实在没有办法为小少爷分担,替他挨顿打也好啊。

没有人知道,崔京民究竟为什么要扛下所有的追责。也许真的是因为赵家能让他的家人后半生衣食无忧,也许是因为不想看见小少爷遭牢狱之罪,也许是想用自己的后半生为小少爷赎罪。

谁也不知道,老爷为他刮脸时,崔京民在想什么,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也许只是想看见那个记忆中的孩子再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吧。

赵泰抱膝坐在脏污不堪的地上,凌乱的头发,肮脏的衬衣,更显的无助脆弱,他把头深深的埋在双膝处,仿佛被世界抛弃。

崔京民看着他,也许我还能再为他做点什么吧,即使我要放弃一切。

阴影中的男人闭上了眼睛,平时憨厚忠实的脸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疯狂神色。

行啊,那就谁都别活了,一起下地狱吧。


写完之后才发现,字数是1314,也是很牛的了,神奇的巧合。趁着我超级爱赵公子,多产点粮。后续的话,继续随缘,说不定我明天又心血来潮写个几段。嘿嘿嘿,为各位看官比心,欢迎捉虫。


【偏执】

【偏执】

赵泰个人向

Ooc严重,私设如山

背景接电影情节赵泰被拘捕之后


监狱里,绵绵不绝的雨已经连续下了四五个夜,这无疑加重了赵泰的焦躁与不耐。他烦躁的在牢房里来回渡步,等待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赵泰的耐心底线了,事情没有像赵泰预期的方向发展,他开始战栗,手心微微冒汗,心跳开始加速,肾上腺素狂增,他觉得,他快控制不住了。他开始狂笑,开始向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叫嚣,疯狂的摇晃那道囚禁他的铁门,随着钢铁发出的哀嚎。门口的阴影里出现了一个人的阴影。

谁呢?

那人安静无声的靠近已经接近癫狂的赵泰,穿着一身笔挺合身的西装,人畜无害的笑容背后,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谁呢?

原来是最不想见到的人,赵康。

赵康笑眯眯的看着铁门内的弟弟,随手弹了弹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看看,这不是我那无法无天的弟弟吗?怎么把自己玩到监狱里来啦。”

赵泰顾不得他的嘲讽,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的稻草,他猛地扑到铁门处,抓着栏杆,因激动而有些变形的声音尖锐的划过耳膜:“赵康!你是不是来救我的,我就知道,没有钱不能解决的事,来吧!来吧!我会让那些渣宰,变成永远的灰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癫狂的笑声,让本就昏暗的监狱变得更为可怕。

赵康不为所动,仍旧笑眯眯的看着自顾自开心的傻弟弟:“怎么会呢?我不过是奉老头子的命令,过来看看可怜的弟弟,还有没有什么愿望没有完成,毕竟是亲儿子,虽然是个小妈生的,但好歹也是我赵家的种。”

赵泰停下了抑制不住的狂笑,他目眦尽裂的看着赵康:“你说什么?!!去你妈的!!”赵泰抽出了之前私藏的钢管,用尽全力打向赵康,铁门被打的微微变形,嗡嗡颤抖的声音无声的宣告着痛苦。赵泰的右手微微颤抖,他清楚,刚刚的反震力已经震裂了他的虎口。但是,他依旧紧紧的握着那根钢管,仿佛手里的东西是自己最后的尊严与安全感。他逼近赵康,左手一把抓过那人的衣领,几乎面贴面“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敲断你的鼻梁骨,让你以后再也不敢抬着头对我说话。”赵泰恶狠狠的瞪着赵康,仿佛下一秒就会冲出牢门,将他撕碎。

赵康无所谓的向后退了一步,把衣领从赵泰手里拯救出来,面色如常的说:“行啊,我等着你出来打断我的鼻梁,够胆的话,你还可以直接杀了我。”赵康微微的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领口,笑眯眯的看着被家族抛弃的弟弟,“对了,你是不是忘了,老头子说过,你可以不尊重别人的价值,但是你不能不尊重法则。弟弟,我可等着呢,早点出来,打死我啊!”赵康终是撕碎了斯文有礼的面具,猖狂的笑声在空荡的走廊里回荡。

赵泰看着那个张狂的背影,丢掉了手里紧握的钢管,狠狠地锤向墙壁,鲜血顺着指缝留下,他的右手终是承受不住如此的疼痛,软软的垂在主人的身侧,但赵泰仿佛因为疼痛更加清醒了,他又开始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狂笑,“来啊!那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哈哈哈哈哈,谁都别想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完之后,完全被包贝尔的赵泰A爆,控制不住原地尖叫。

这个可以当作短篇来看,虽然有后续的脑洞,但是懒癌晚期更新一切随缘。谢谢各位的观看,比心。


【泰杜泰】你是我永远的死对头(杜芬视角)
全丹村都知道,我恨鸭嘴兽泰瑞。他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破坏我的计划,让我的终结者爆炸,一脚踹飞我的大门或者在我的上墙留下一个鸭嘴兽形状的洞,就算我已经为他开好了门。说到这里,我不禁开始回忆我悲惨的过去……
啊……nonono,stop!言归正传,当我的终结者爆炸之后,我终于结束了今天的任务,我找出了过去我留下的失败影集,想再从中吸取教训,战胜鸭嘴兽泰瑞。但是其中竟然有许多美好的片段,这不由让我开始陷入回忆……
当我因为母亲偏爱会踢球的罗杰而想要训练自己的球技时,鸭嘴兽泰瑞一直很耐心的陪着我。即使我一整个下午,只成功的踢到一个球,即使我把踢不到球的原因都归咎于他,可他却没有生气,只是默默的一次又一次的为我捡球,放到我面前。说实话,虽然我是一个不懂浪漫的人,但是其实我很感动。
我去重考驾照时,他虽然怕得要死,甚至写下了遗书(哈哈哈,这个胆小鬼。)但是他还是陪我走完了全程。
他本可以背着他的火箭背包离开,但是他却在我最尴尬的时候,帮助我,让我在凡妮莎的朋友面前挣够了面子,保住了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的尊严。
他总是会耐心的听完冗长无聊的背景故事,是的,他从不在我讲故事时打断我。(好的好的,我知道他不会讲话。不用提醒我!)
他总不会让我置身于真正的危险之中,平时的小打小闹,总是很有分寸,不会破坏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甚至会尊重我的意见,为了不打扰我女儿看电影,用枕头安静的打斗。这样想想,好像鸭嘴兽泰瑞也没有那么糟糕。
他甚至会在我伤心的时候安慰我,有进步的时候鼓励我,鸭嘴兽泰瑞好像没有那么糟糕。
鸭嘴兽泰瑞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最好的朋友!布隆尼!我想起来了鸭嘴兽泰瑞把我推下飞船,他甚至用终结者把我变成了单细胞生物!他还毁了收集了很久的一套卡片!
啊,Curse you! Perry the Platypus!(诅咒你!鸭嘴兽泰瑞!)
好吧好吧,还是有一点点的喜欢的。只有一点点,不能再多了,我已经没有多余的赡养费用来修他踢坏的门了!

官方认证,泰瑞永远不会有女朋友,因为他已经有杜芬这个整天搞事情的男朋友了。😂😂😂